下载APP

第6节(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闺女她奶娘一头撞上去,血花四溅的样子,贾政正经有许多天都不敢闭上眼睛。

不耐烦的将奶娘以及丫头婆子都打发出去,贾政从椅子上起身,邪魅狷狂的对贾珠喝了一句,“孽帐,还不跟上来。”

说话间,贾政已经走到了书案后面,在官帽椅后面的书架上拿了三百千出来。

他准备亲自教导儿子启蒙。

当年若不是他老子非要临死前上遗折求什么恩典,说不定今年的春闱他也能考个探花榜眼回来。

之前与妹夫林如海一起品鉴文章时他就感觉到他们俩的文化水平差不多。

脸皮怕是两个长城拐角都不能跟他比厚的贾政,不管是不是有真才实学,但他却是真的没有给人启蒙的经验。

贾珠才多大,一天能学几句话,几个字,贾政一骨脑的将三字经念了三分之一后,就说要让他背熟,明日他下了衙就考校他。

这个时代的三字经,做为启蒙读物,其实并没有几页纸,全文字数差不多有1068个字。

而三分之一差不多就是三百多字......

虽然贾政只是让贾珠背下来,并没有让他认全这些字。可对于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来说,也特么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贾家的亲爹,真会玩。

一脸懵逼的被亲爹打发出书房,贾珠晃悠了一下脑袋,被等在门口的奶娘和丫头婆子又抱回了贾母的荣庆堂。

这会儿子花园里的花还没落尽,蝴蝶也有那么几只来回飞舞,小贾珠一路走来一路看。一路看来一路玩,等回到荣庆堂的时候,已经快要用午膳了。

用过午膳又睡了午觉,等到贾珠去找小妹妹玩耍的时候,早把他老子交待的事情忘到脑后了。

又因为当时书房只有他们父子俩人,也没个下人提醒贾珠或是找贾母求救,等到贾珠在贾政下衙后再次被叫到小书房时,仍然没想起来他老子的吩咐。

当然,正常人也没指望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能记多少事。

可惜贾政压根就不是正常人。

他怒了,他火了,他觉得连个三岁的小屁孩都敢无视他了。

咋整呢?

打呗。

于是自元姐儿出生后的第一场男子单打独揍就在荣禧堂的小书房里上演了。

三四岁的小豆丁直接被他那虎爹几巴掌拍在屁股上,然后又被罚跪在厅堂中眼泪鼻涕的背三字经。

背一句...忘一句...忘一句...背一句......

一个时辰后,元姐儿仍然舒舒服服的呆在荣庆堂的碧纱橱时,就听到花厅那边一阵喧哗。

转头朝花厅望了一眼,元姐儿犹豫了一下,就朝她身边嬷嬷伸出手,让她抱。

待嬷嬷将她抱到在怀里,元姐儿又指着花厅的方向‘啊’‘啊’的叫唤着。

走,咱们瞧热闹去。

侍候元姐儿的嬷嬷并不喜欢凑热闹,一是害怕扫到台风尾,二一个便是心性如此。

可惜元姐儿还想着趁自己年纪小,多知道一些内幕呢。

嬷嬷没办法,只得抱着元姐儿朝着花厅走去,然后又找了一个适合围观的远距离站住了。

元姐儿对于这个距离还是满意的,于是不哭不闹,睁着一双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脸红脖子粗的贾母高声训斥着她老子。

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在儿媳妇与儿子之间,老太太立场坚定的站在了儿子这边。哪怕要拿亲孙女做筏子也不后退半步。

但在儿子与孙子之间,老太太则是毫不犹豫的倒戈向了儿媳妇和大孙子。

这就是原则。

“放你娘的屁,珠哥儿才多大,你就要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2】【3】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